衣錦夜行

【TT】摄星镜



·据说是真事的电话求救事件衍生出的脑洞,两个人的关系自由心证♡

 

 

 

 ====================

 

浴帘动了动,然后靠着墙的那一面掀开了一点点,里面的人小心翼翼地探出了一个脑袋。先是悬着水滴的头发,再是一双明亮的眼睛——尽管脖子以下的部位被浴帘挡得严严实实,今井翼还是不喜欢在一丝不挂浑身湿透的状态下看见着装整齐的泷泽秀明,与泷泽四目相对的一瞬间还下意识地往里缩了一下。

好像楼下侧门那只探头探脑的小黑猫。泷泽胡思乱想。

然而今井翼是不会知道的。今井自从听西川说侧门那里有只可爱的小猫之后,就再也没有走过那个侧门。

 

 

 

「死了?」

「死了。」

「真的?」

「不信你自己看⋯⋯」泷泽指了指地上的硬纸板。其实他自己也不敢掀开,再小的虫子被拍扁了也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玩意儿。何况那还是个瓢虫,几星的不知道,反正泷泽当时抬头看见了就头皮发麻。

「不要!」浴帘唰地拉上。

 

 

 

摸进浴室前,泷泽左右看看,拿起了今井买的不知什么商品后留下的硬纸板,一副上战场的架势。花洒落下热腾腾的水,拍打在浴帘上哗哗地响,可想而知浴帘之后的那个人的姿势一定相当奇妙。

「翼?」

听见泷泽开门进来,今井刚才慌乱的声音立刻低了下去。

「上面上面,你抬头,灯箱上,看见了没有,那个黑黑的在动的⋯⋯」

泷泽依言抬头,看见灯上移动着的小虫手脚麻利地向着今井的方向爬过去,今井的声音又开始拔高,十足的只有求救意味。

「⋯⋯泷泽!!」

不管了。泷泽闭着眼,拿起手里的纸板向天花板那边伸了过去。

 

 

 

今井手足无措地站在浴室里,越过浴帘看见泷泽用纸板的边缘在灯箱上胡乱拨拉了两下,瓢虫继续安定地朝着自己的方向爬着。

再过来我就要泼水了。今井握紧手里的花洒。但是如果就这么泼上去,外面会被弄得很脏⋯⋯

只见纸板很努力地被举高,然后啪地敲在灯上。瓢虫不见了,紧接着是好几声拔高了的叫喊。

「他妈的会飞啊??!!」泷泽在外面跳脚。

 

 

 

 

看见窝在沙发上打瞌睡的泷泽,今井走过去,伸手戳他。

「刚才那几声喊得够响啊,小少爷?」

「胡说什么啊今井先生,明明你也怕得要死——」

「完全没有!」今井打断他。

没有摄影机没有观众,泷泽也就懒得跟他继续拌嘴。心想虫子一死就飙火车,要不是你今井翼大喊大叫我才不会进去救你。

但他还是忍着恶心拍扁了虫,抽了五六张纸巾,伸长手臂把杀虫现场收拾了个干净。今井这才肯从浴室里出来。

刚才还可怜兮兮地求救的家伙现在围着浴巾盛气凌人地去冰箱里掏啤酒。泷泽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乖巧地贴附着脑袋,迷迷糊糊地想起很多年以前,有个人房间里进了虫,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动不了了。

那天泷泽放下电话就跑去他家手忙脚乱地帮他赶虫子。过了一周,今井假装一时兴起,请了他一碗拉面。那时候的翼多乖啊。

 

 

 

泷泽神游了半天,想着今井翼慌慌张张之后装模作样的样子就憋不住满脸的笑。直到那个人走过来,把冰凉的易拉罐往他脸上死命地贴,躲都躲不开。泷泽也没心思去躲,还是对着他笑。

「谢我的?」

「帮你熨熨脸。」

今井抿着嘴,看着泷泽被易拉罐糊了一脸的水珠,还是没忍住笑开了。泷泽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被冰得失去知觉了,这才往后躲闪着伸手去抢今井手里的罐子。

 

 

 

 

FIN.

 

 


评论(4)
热度(54)
©衣錦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

愛はタカラモ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