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錦夜行

【TT】扑灭星星



*老套的师生,注意避雷
*年龄差约是七岁
*主要是翼视角。也许以后会有泷泽视角(?)




==========


今井翼从神游天外中猛然反应过来。他抓抓有点走形的头发,悄悄往周围看了看,确认了办公室没人才放松下来,瞄了一眼桌上已经盯了好久的试卷。

左上角端正地写着名字。泷泽秀明。

墙上的钟已敲过八下。九点保安就要来锁门,得赶紧批完最后这张卷子回家。

回家,回家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今井取了一支笔,遮住了左上角。


“翼老师?”

今井心里有鬼,被这么一唤差点没把笔摔出去。他转过去,看见那个好看的学生从门外探进脑袋。一周来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少年突然出现,还是在他对着他的试卷发呆的时候。“泷泽?”他用着一点点责备的语气,“为什么还不回家?九点保安就要锁门了。”

“部活啦——”泷泽扫了一眼办公室,今井此时想起他的班长是演剧部部长,“和后辈们排练,所以晚了。”

今井不动声色地转过身整理试卷,“那还不快回去!”

泷泽仿佛并没有听见今井的话,慢吞吞地跨进来,反手关上门。“后辈们去吃夜宵,我不想去。”

那就是今晚没有安排。今井哼了一声表示听见。泷泽停顿了一下。

“这次学园祭首演的舞台剧,翼老师能来看吗?”他磨磨蹭蹭地走近,斟酌着用词,“第一天的最后一场⋯⋯我留了座位。”

校草,班长,舞台上的王子,大家最喜欢的泷泽,正请求他来看他的舞台剧。今井想着早些时候听到教室里女孩子们叽叽喳喳讨论抢票,有些罪恶地愉快起来。





新学期开始至今有几个月了,新人教师今井翼摸着良心说他并不是对每个学生都是公平的。

比如泷泽秀明。

第一眼便发自内心地觉得他好看,明知偏心不对还是想点他回答问题。上课时趁大家低头便多往他那里看了几眼。他相信泷泽看到了他的小心思。当天班长就因为没有带齐作业而被班主任堂本光一狠狠教训了,放学后留在办公室里写了检查。

那晚泷泽磨蹭到最后一刻,跟着加完班的今井去了车库,趴在今井车门上耍赖。今井叫他自己回家的话说了一路,此时早就抵不住少年恳求的眼神,解锁了车门让他上车。泷泽仿佛是怕他反悔,迅速而又理所当然地坐到了副驾驶,理所当然地伸手解开了今井的保险带。

“我刚系上的。”

“碍事。”

泷泽靠过来,带着少年的热度,还有些许的——或许是他想多了——颤抖。

啧,今井心想,管他呢。刚才泷泽理书包的时候他分明看见了那本据说忘带的作业。

便毫不犹豫地含住了少年的唇。






并没有发生什么出格的事情,今井在心里定义着。他在教育事业工作的第一天晚上便被自己的学生在自己的车里吻得七荤八素,并不是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至少在事情变得出格前制止了泷泽企图剥他衣服的手,冷静地把他摁回副驾驶系上安全带,然后送他回家。

那么今晚呢?泷泽安分地当了一周的好学生,终于忍不住来找他,或许他只是希望体验刺激背德的一夜。

今井干脆利落地在心里摇头。他还没有饥渴到需要和学生刚见面就上床的地步,那可是师德沦丧啊泷泽同学。

他没有忘记泷泽靠近他时的颤抖。那颤抖是来源于兴奋或是紧张,他无从知晓。

但是他无法拒绝这张脸。确实是很好看的脸,他诚实地评价。这么好看的人,这么好看的嘴唇,仿佛生动的雕像,仿佛润泽的樱桃,颤动着吐息着,希望和他接吻,也是正常的吧?现在离九点还有一会儿,为何不来享受他带来的甜美夜宵呢?

于是他抚上泷泽的后颈,感受那依旧颤抖着的热度,凑过去在他耳边低语。办公室的白炽灯那么明亮,门被有心地反锁上,窗外是浓郁的黑暗。

“泷泽秀明,我想吻你。”





评论(1)
热度(26)
©衣錦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

愛はタカラモ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