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錦夜行

狸猫锅

 *约会组,亮丸亮无差

*がむしゃら行進曲设定,国语教师丸&英语教师亮

*一如既往地短


——————————————


窗外的风呼啸而过,玻璃危险地颤抖起来,发出令人烦躁的声音。锦户仰起脖子,感受到了堆积的乳酸,这让他更加烦躁。离窗户稍近一些的雪花毫无规律地飞舞,砸在玻璃上或是窜去远处的黑暗里。再远一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锦户眯着眼,只能看见自己紧锁的眉头,以及桌子对面趴在大衣和手臂中的一头卷毛。
他移回目光。电脑屏幕挡了一半的视线,锦户伸长了脖子,以便看见对面的人。丸山浅浅地呼吸着,因为趴在桌上而有些弯曲的后背上下起伏。脱下的大衣当成枕头被压在身下,靠近嘴唇的地方有一点点暗色的水渍。锦户挪开电脑,学着丸山弯下身,把脸贴在桌面上,盯着对面丸山亮晶晶的嘴角。他安安静静看了丸山半天,然后抓起手边的橡皮,手指摩擦几下蹭掉橡皮屑,对准了掷过去。
头顶受到攻击的人发出不太高兴的哼哼声,把脸藏进大衣里蹭来蹭去。等他慢吞吞地抬起头时,锦户气馁地发现丸山的嘴角已经不再亮晶晶了。
“亮酱,写完了吗?”

冬天过了一半时学校就开始为期末做准备。锦户赶着双休加班,在办公室里窝了一整天出英语考卷。丸山早就把出好的国语试题交给上头了,睡到中午才跑来学校,带着一大袋炸鸡和两把伞,嘀咕着“今天可能会下雪”就陪着他熬到了半夜。
早上出门的时候没有看天气预报,和防御齐全的丸山相比自己几乎全身都不防水,尤其是他新买的皮鞋。锦户看着门外从下午就开始飘的大雪一脸愁云惨淡。
鞋子要完蛋了。锦户想。他站在教学楼门口的台阶上,靠着路灯的光线判断着积雪的深浅。
“我来的时候还没有积雪,锦户老师动作再快点就好了。”丸山撑着伞快步走出去,带着点责备的口气,“本来还想回去吃火锅的⋯⋯”
“你以为我愿意写到这么晚!”锦户烦躁地回应着,一边安慰自己鞋子总有一天会湿掉,咬牙就往雪里踩。前面已经走出去几步的丸山突然折了回来,亮酱亮酱地喊着。
“你先不要走。”丸山说。
丸山今天穿了高帮的靴子,他的风衣是锦户挑的,下摆长及膝盖,已经沾上了星星点点的雪花。锦户看着他又一次走进雪里,一步一步在松软的雪地上踩出深深的脚印。丸山走出去几步,转过身来。
“踩着我的脚印走吧。”他面对着锦户张开双臂,“这样亮酱的鞋就不会湿了。”
锦户呆立了几秒,他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踩进丸山的脚印里,鞋底和脚印合在一起的瞬间血液冲上头顶。丸山隔着翻飞的雪花在前面笑,呼吸间吐出白花花的热气。锦户满脸通红,伞都没有撑,盯着丸山就冲上前去,仅仅几步路的距离还趔趄了一下,站在前面的人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住了他。丸山呼出的热气隔着脚印的距离消散在空气里。锦户向前不自然地倾斜,握着丸山的小臂,对丸山的步幅造成的距离感到了不愉快。
于是他用力把丸山拽过来。丸山猛然失去平衡,惊慌地叫出了声就往锦户的方向跌过去。锦户也没稳住,往后退了几步才站定,皮鞋就这么踩在了雪里。高出几厘米的丸山几乎挂了在锦户身上,隔着两层大衣感受不到什么热度,锦户却能听见剧烈的心跳。至于是自己的还是丸山的,他并不关心。
锦户抓住丸山的肩膀,把他推到合适的距离。丸山一脸狼狈地喘着气,脸颊被冻得发红,目光不安地上下移动。
“亮酱你的鞋⋯⋯”
“Shut up.”锦户打断他,“丸山老师,把伞放低一点。”
他扶住了丸山的后脑。伞下昏暗不清,丸山呼出的热气扑在锦户的脸上,雪花敲打着伞面。他踮起脚尖,想要的东西就在那里。
锦户凶狠地吻了上去。





评论(1)
热度(53)
©衣錦夜行 | Powered by LOFTER

愛はタカラモノ